发信人:不详

进入WoW,信箱里面静静地躺了五封信,发信人不详。


我当然知道是谁寄的信。是J。不是男塾的音速拳J,也不是Xbox最高主管J Allard,更不是那个和侯主播看似火热又状况频传的JayJ就是J,一个住在加州的普通大学生。

J和我都是野团爱好者,或者说我们都不喜欢公会的负担。我们经常开玩笑说,到60级之后跑了两三个月野团还没公会的帕拉丁,全服务器大概只有我们两个。J也经常和我比谁收到的公会邀请比较多,事实上除了本服务器上最大的公会与最强的公会,叫得出名字的公会几乎都曾主动询问我们是否要加入。

这当然不重要。重点是从我刚认识J起,他就一直念着要戒WoW。尤其是我们共同的朋友F,那个有点笨却又能让人放心信赖的F离开之后,他每天都说要戒。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我早已对他的宣言听到耳朵长茧。

三个月前
「等我把整套Lightforge凑齐,我就可以戒掉WoW了。」
「好,我帮你。」

就这样,我陪他跑了八九趟BRD五人团,救了八九次那个珠胎暗结的矮人公主,帮一大堆人拿到那颗属性好到没力的戒指之后,J终于拿到了那双如鸡肋般的LF手套。我从来没看J戴上这双手套。

「你还缺几件?」
「头盔、胸甲,就这样。」

靠北,是最难的两件,而且我自己也缺胸甲。不管怎样,我每天陪J组野团跑UBRS,他组团的效率比我高得多,每次只要他登高一呼,队伍就就可以迅速凑满,这点我永远比不上他。总之我们又跑了十几趟UBRS,帮一堆人打到梦寐以求的蓝色装备、完成黑龙公主闺房钥匙之后,J终于拿到了他的LF胸甲。理所当然,这件胸甲我从来没看他穿过。

J是疗愈系帕拉丁,他身上穿的装备都是拼智力与医疗效果的,有他治疗比寻常牧师还令人放心。我也学他搞了一套智力装放在身上,但天赋使然,我当兼职牧师还是没他猛。他可以在UBRS负责同时治疗主坦克和法师队,我只能帮忙顾副坦克小队。

所以我放弃了J的路线,往坦克之路前进。随着装备与技术加强,我在寻常十人团中当主坦克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要我专心应战,往往能吃下全队60%以上的伤害。除了最难搞的UBRS之外,我在其它地城当坦克有自信不比一般战士差。

野团的宿命,牧师难找战士难寻。我们不知道组了几次没有战士没有牧师的野团,每当有菜鸟抱怨说没战士或没牧师不能打,总会成为我们的笑谈。

但是JLF头盔始终没拿到。头盔要找Scholomance的最后魔头拿,而Scholo这个鬼地方是大家最讨厌的。不但路程漫长、环境复杂,而且后面有许多一不小心就会全灭的险恶会战。很多人全部套件只差头盔,因为他们懒得打Scholo。我是运气比较好,小时候第一次打Scholo时就拿到头盔,J没这么好运。

我们每天出一团ScholoJ拿到了各式各样的头盔 战士、德鲁伊、猎人、小偷、法师、牧师各种职业的头盔都打到了,每一顶团员不需要的头盔都进了J的头盔收藏柜,但就是独缺LF头盔。

Blizzard不想让你走。」我对J说。
「那我改收WH好了,WH拿到全套我就走。」

WHWildheart,是德鲁伊的套装。由于野团中德鲁伊和牧师一样少见,在充满怨念的LF征战中,J早已收集了多件没人要的WH

「你还缺几件WH?」
「只差肩膀。」

为了WH肩膀,我们开始改跑LBRSLBRSScholo一样不受欢迎,路程同样漫长,而且宝物质量比起楼上的UBRS差一大截。一位某大公会的干部就曾嗤之以鼻地对我说,如果是他带小朋友去猎装备,跑一趟LBRS的时间可以跑五趟UBRS Rend Run,收获期望值是LBRS的三倍以上。

不管怎样,杀了不知道多少LBRS大狗狗之后,英挺帅气的双鹰终于出现在J肩膀上。

「这真是游戏中最漂亮的肩膀。」J自我陶醉。
「的确是。」看着我的黄色米其林塑料肩膀,我盘算着要不要帮自己弄套WH

此后J仍然每天吵着要戒WoW,但也始终没戒成。他的上线时间丝毫没有缩短,每天都带着不同的阵容出野团。他可以为了带新朋友打腿甲,一连出五团Baron Run;也可以为了想作UBRS Key的人,连跑三天LBRS。我没那么多时间和体力,只能每天固定跟他跑一团。

直到上个月的某一天,LF头盔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

团员中除了我们还有一个帕拉丁。路人帕拉丁丢出1-100的骰子,结果是2。他骂了一句脏话。

我没有对J说什么。这顶LF头盔对我们来说,可说是无价之宝,也可说什么都不是。从机率来看,J只要丢出骰子,就有95%的机率拿到头盔。J放弃了,路人帕拉丁拿到头盔。我还是什么都没说。我们都很清楚,一顶头盔不能证明什么,也不能帮J作任何决定。

「我真的需要找个方法,下定决心离开WoW。也许我应该烧掉所有装备。」
「那太老套了。」

我很清楚J要的是什么。他想离开,但是舍不得;他想要在这个虚幻世界中留下什么,但是只要他不上线,他留下再多东西也没有意义。

「进公会,参加MC Raid,然后Ninja loot每一件东西,不错吧?」
「好计划!我想想看要怎么作。」

就这样,J开始了他的忍者计划。这时刚好其它服务器上发生了忍者妹事件,我建议J如法炮制,录像存证。他兴致勃勃地装了录像软件,我们试拍了一小段无聊影片,名叫「Jaina养的两个痴汉」。

J还是没加入任何一个公会。

AL怎样?我认识他们的干部,可以帮你介绍,而且你可以打到最强魔王。」
「不要,AL的人对我很好,还免费帮我Enchant。」
「那DE呢?他们公会很大,少一两件宝物应该无伤大雅。」
「我也有DE的朋友,这样不太好。」
VG?他们实力不太强,但是推MC前几只魔王还没问题。」
「不行,VG的人很好心,他们帮全服务器的人作Arcanite Reaper,只收一点点手续费而已。」

我把所有实力足以打MC的公会都列出来了,J还是不断摇头。在他心中,这些公会都有朋友、都有好人,他不想伤害任何人。

「我们自己组MC Raid吧。」我说。
MC野团有可能吗?」J怀疑地问,但是我知道他其实也很期待。
「打看看吧,运气好也许能打倒小露露。」这当然是安慰J的,真正的野团,大概连MC门口的两尊门神都打不过。那些号称打赢小露露的野团,实际上还是小公会联合Raid,不能算真正的野团。

美国西岸时间星期六晚上八点,我和J开始到处落人组团。出乎意料地顺利,我们很快就组满了40人,一些原本要去各地征战的十人团,听说是J带队,纷纷解散加入我们这个毫无前途的MC团。剔除了一些搞不清楚状况、没先做好MC进门任务的菜鸟,又抓了一些人来补满空位,我们浩浩荡荡地杀进MC

40人当中,有超过30人是第一次进MC,包括J

出乎意料地顺利,我们解决了双门神。根据J的说法,「其实也没什么,就当作是同时打两只UBRS将军罢了。」

接下来靠着经验丰富的坦克带队,我们杀了几只石头怪和小恶魔,在坦克不厌其烦地「指导」下踏进预定战场,准备迎战小露露

第一次会战,不到一分钟全灭。牧师们莫名其妙地大喊法力不够,战士们辱骂没人帮他们补血,两只亲卫队没人挡,势如破竹地到处屠杀。

坦克花了五分钟说明战术,但是显然有一半的人没在听。「闭上你的鸟嘴,打就对了!」坦克还没说完,一个菜鸟不耐烦地高喊。

J把菜鸟踢出Raid

第二次会战更惨。原来牧师们有一半不在计算机前,贼和猎人大概也差不多。刚才坦克的冗长讲解根本没人想听,大家都跑去不知道作什么了。

「够了,」坦克看不下去,偷偷对J说,「再失败一次的话,我要先走。」

J花了很长的时间要求每支小队的队长回报状况,确定每个人都在,请坦克重新讲解一次战术。在这个过程中,不耐烦的人纷纷离开Raid,有些人一句话也没说就走,有些人礼貌周到地道歉,也有些人是脏话连篇地离开。第三次会战开打前,Raid只剩下31人。

这次稍微象样了一点,法师们知道要狂解诅咒,我和另一个战士分别挡住了两只亲卫队,大家用力攻击小露露。但不久之后牧师们法力见底,坦克不支倒地,小露露带着剩下45%的生命踩平了这群乌合之众。

坦克简短地道别离开,一堆人见情况不对,跟着坦克一起闪人。Raid剩下不到20人。

「看来你的忍者计划要失败了。」
「没关系,至少我们今天作得很好。」

当然,能在短时间内组起40人纯野团,能在第三次尝试就把小露露打到45%,谁能说J作得不好?J发表演说,感谢大家的参与,然后宣布解散。

隔天上线时,信箱里面静静地躺了五封信,发信人不详。对,发信人那一栏写着,UNKNOWN

前四封信中附的都是一些装备,蓝的或紫的,随便一件都有300G以上的市价。发信人指明要给我的小窝拉克穿。拜托,小窝拉克是专职缝纫机,她多久没上过战场了?

第五封信是离别感言。冗长的文字可以浓缩成一句话:谢谢,祝顺利。J不会再回来了。发信人不详,表示服务器已经找不到这个角色。

我把第五封信拿出来,放进银行,和F的离别信收在一起。

下星期再来开个MC野团吧,这次一定要推倒小露露。

billy 2005-06-08 15:58:58 所发表

转自:http://sys.idv.tw

连接:http://sys.idv.tw/archives/000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