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器和文字mud堕落期

记得国内发行的第一个网游是网络三国,当时买了个客户端,但是因为硬盘木有空间了就没装..那时候用的还是P166 32的内存 1.2G硬盘….幻魔神那个时候一直在玩,玩够了就跑来给我讲他又挖了多少多少矿,弄了多少多少装备之类的,讲到最后我弄的对这个游戏一点兴趣都木有了…后来大概过了半年,石器时代在国内开服,幻魔当机立断放弃网三转投石器,叫我也跟上,于是跟上,开始玩这种不能随便修改的无聊游戏…
一开始觉得网游还是很好玩的,于是推荐给同学一起玩,当时还在公测,所以也无所谓.当时似乎有六七个人一起用我的账号玩,其中一个mm玩上瘾,几乎每天每天都在通宵玩石器,而且搞到最后泡了个人往那个账号里输点卡,我们一群用那个账号都没有花过钱…其实我玩网游蛮烂的,一个人solo效率很低,又死犟不愿意找人组队,每天都是等幻魔来了带我做几个任务或者打怪什么的,他上线的时候很少,后来工作忙几乎就不来了,我也就慢慢的不玩了…
后来是看了2001年左右的大众软件的某本副刊上讲文字MUD侠客行的一篇文章,搞的我心潮澎湃,等家里可以上网了以后马上找了mud的客户端去玩.说实在的文字mud还是相当复杂的,光搞客户端连服务器就折腾了半天才知道要怎么弄.当时国内侠客行的服务器已经很少了,就随便找了个叫书剑的游戏的IP地址和端口号,填好连接上然后去玩.
我一直都固执的认为文字的MUD远比图形的要好玩的多,那种伪劣的2D网游粗糙的画面和无聊的游戏过程让我难以容忍,而且还疯狂的抢占内存和硬盘,可怜用个QQ硬盘都要响半天,当然魔兽例外,恩恩.我还记得刚刚出生到书剑的武馆里那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周围人来人往,个个行色匆匆,看到屏幕上打出来的现在是下午阳光已经不那么强烈院子里有谁谁谁周围有些什么东西之类的描述,我强烈的感觉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当时只会跟NPC交谈和走路和看东西,磕磕拌拌的一路从前院走到后院,之后就迷路了== MUD里面木有所谓地图的东西,每个房间也只有出口的标志,比如东面通往哪里之类的,大家都知道我是个路盲,这对我的方向感和抽象思维是个极大的考验,结果折腾一下午在纸上把武馆的地图描出来,开始接任务和学技能,后来才发现原来书剑的官网上本来就有全部描好的地图==所以说前人种树后人乘凉阿..恩恩
然后就学着用触发器做机器人,跟传说中的外挂不同,这种机器人是被允许的,当然前提是你要能做的出来..其实做不出来也可以下载别人的用,但是我这个人的性格比较诡异,总觉得别人做的不如我自己做的好…第一次做这个还是很木有经验,搞的用了很长时间才出了武馆.书剑里面人物年龄是会增长的,我记得第一次是涨了两岁才出去,惭愧阿惭愧.后来出了武馆就更茫然了…记得武馆门口是青龙门内街,属于交通要道,平常过路的打架的乘凉的相亲的人很多,几个站着不动的估计是在翻地图或者机器人出错了.当时我还年轻阿…不知道混江湖的不能随便看别人,结果就看了一下一个叫雷震子的,被他反手一剑当场毙命…那个郁闷….而且死了以后直接被送到阎罗殿,折腾半天才出来,路上那个凶手还密我来着,我不知道还有回复这么个命令,就也直接去密他,结果此人还关了密聊的…郁闷到死…后来才知道某些混邪派的人因为杀人太多邪气会比较高,有人看而且级别差太多就会直接打起来,这个是系统设定不能怪雷震子小朋友,所以说课前预习真的是相当重要…
后来跑去拜明教,找了个叫张震的人带我去,每天跑很远的路去大理做巡城的任务,弄到潜能再回去学技能.因为拜的那个师傅是明教看门的,别的地方的人要进去都会先杀掉他,搞的我每天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帮师傅收尸==再后来慢慢拽起来了,终于拜了韦一笑,此人行踪诡异飘忽不定,做完任务就满明教找他,学累了睡一觉起来又要重新找,不堪重负阿…而且那个服务器天龙寺的又开始和明教PK,出去逛街被天龙寺一死光头打晕了抗到他们庙里去,还美其名曰带我参观参观==士可杀不可辱阿阿阿,结果就换了个人少的服务器,重新开始拜了古墓.
进古墓有容貌要求,长的不像我这么英明神武玉树临风的人都进不去,而且进去之后不到一定级别出不来,好处是所有的技能里面都有固定的地方学,省的到处乱找…结果就做了个性能优良的触发器整天挂着采蜜阿杀蜜蜂阿练基本内功什么的,同时期有个ID是chero的孩子跟我一起练级,慢慢跟大家都熟了,古墓里一个ID是speak的师兄还每天专门从明教找白虹剑来给我们用,那段时间真是生活乐无边阿乐无边.混了一段时间基本内功练满了,无聊跑到古墓的密室里弹琴唱笑傲江湖,当然也都是文字的描述,木有声音也木有图像,但就是感觉….很高兴…
当年也干过很丢人的事情,就是那个ID是chero的,他练级明显比我快很多,一直让我很郁闷.有天估计是机器人出错,采蜂蜜的时候挂在外面,刚好我在旁边,因为一时没想开,就毫不犹豫的拿了他尸体里所有的东西,包括几个金元宝….后来熟了以后此人还问我这件事来着,我只好说那是俺的触发器,一看到尸体就get all..
后来跟同门的mm结婚,有个叫梦雪的mm是一起练功长大的,我也不认识别人,只好去欺负她,M她说嫁给我吧,此人说考虑一下,我说好,一分钟再M过去问考虑好了没…结果就强行娶了.按说结婚的话同门的师兄都会给红包,可惜那天我结的时候speak刚好不在,有次在古墓的大厅打坐,看到speak上线,抓住就要红包,他说:去问梦雪要吧.奇怪ing,问为啥要问她要?speak说:他跟我一个宿舍的…..当场崩溃的说,我也没指望我老婆真是个mm,但是还真没想到他跟speak居然还是一个宿舍的…
出了古墓以后每天去华山的水潭拿碧水剑,不小心就认识华山的一个小道士,ID是wolfee,每天无聊两个人跑到水潭下面kill掉鳄鱼然后决斗,要么就是follow了让他带我到处跑,跑到不认识的地方就使劲在chat里喊救命,说有人要拐卖帅哥了.两个人还跑到神龙岛上一次,因为级别太低出不来,只好双双自杀了事.还有少林一个澄字辈的死和尚,当时做丐帮的任务,每天坐船过长江接了任务再坐船回去烧草料场,跟那个死和尚每天来回坐船都可以碰到一起,一开始大家还比较腼腆,互相问个好就呆坐着打坐或者吐纳,后来就互相瞄来瞄去再指责对方长的难看.不过说起来,这个死秃驴长的真的很难看….在少林广场打过两次架,基本上都是我赢,但是每次这个死和尚都会本着救死扶伤的精神帮我疗伤,真是好人阿…后来他终于升到渡字辈,我说让他改名字叫渡兜,被无情的拒绝,真是没有幽默感阿….
chero这个ID是个马甲,他的大号也是个少林和尚,早就已经是渡字辈了.我作一个保镖的任务,非常之难,做了五次似乎才成功了一两次,跟chero诉苦,他开大号来帮我,结果快成功的时候此人掉线,害我光荣战死,他重新连线回来说对不起,说再来,于是再来,结果快成功的时候此人又掉线….然后说算了,还是帮我去拿玄铁剑我自己做吧…
也pk过一次,杀了一个人…是在大理做什么什么任务,中途躲在一个肯定不会有人来的小店休息,回来看到有人跟我说话,明显是个刚从武馆出来没多久的孩子,不知道怎么迷路撞到这里来,聊了几句想打个kiss就去继续做任务,结果打成kill了…让人家乱七八糟的就死了一回….很过意不去.再M就下线了,唉…
再来就是比较难过的事情,chero有段时间隔了很久才上线,当时我在古墓大厅打坐,M他聊天,突然看到谣言频道有消息说chero被杀了,吓了一跳,赶紧查在线状态,果然被杀了,M那个杀他的人说为什么,那人说没有理由….当时真的很难过,跑到青龙门内街看到chero坐在那,也不说话,我也只能坐在他旁边,一直安慰他.那种看着自己朋友被欺负自己在旁边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相当不爽…后来chero带我去大理旁边的山上玩,逛了半天杀了无数的兔子和熊以后此人下线了,从此没有再来过.
再后来我也没怎么玩了,书剑过了一阵子开了打造系统,可以自己打剑玩,当时等级比wolfee高,就去打了把剑送给chero用,起了个名字叫飞天舞剑,wolfee一直叫唤名字难听,再后来就自杀了那个ID.
还有几个无关紧要的孩子,也实在不怎么的想得起来ID了,就不写了吧,恩恩
这篇拖好久…
对了,书剑收费了,后来的金庸群侠传这个游戏是书剑的图形版,一直没信心去玩.前两天看了一下收藏夹里文字MUD下的链接,只有一个还能打的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