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tdown的光荣与梦想

去jetdown是2002年底的事情了..当时刚刚工作,做的很郁闷,好在没人管,就整天在网上挂着.那个时候无聊到可以整天没人跟我说一句话,回宿舍感觉都快疯掉了,宿舍也只有我一个人在,开很大的声音看电视,跟朋友发短信,养花,听FM949,一到广告就暴躁无比,睡觉不敢拉窗帘,买了个闹钟结果把自己折腾到神经衰弱.那可能是我这辈子最痛苦的一段时间,永远都忘不掉.
在网上找软件,搜到jetdown,感觉还不错,速度也很快,就一直放在收藏夹里,过了两三天看到首页标注说交流论坛重新开放什么的,也没去管,后来有一天想不然还是注册一下吧,就用了hermit这个ID,没想到居然注册上了…就觉得这个论坛还真冷清..ps.因为前面也用hermit注册过别的几个地方,都说被占用,就觉得能用这个ID注册上的地方人肯定不多….当时真的很冷清,基本上都是以前的元老在,我还是嫩芽来的,在水区看展令阳老S小J他们几个聊天,软件区还有个很屌的版主叫飞天笨猪侠,他还刚刚上高二那个时候,做了几个操作系统优化的ebook放着置顶,我下载了XP的那个,用了很久.硬件区还没有版主,网络建设的版主是狐狸,刚开始这厮很认真的贴了N个教程,但是看的人少,慢慢也就不搞了,堕落的跑去网恋.
还记得在jet发的第一个贴是在老S他们发美女图的里面回帖说为啥都喜欢贴mm..小J回说你是mm?贴个帅哥给你看,然后小蛇跳出来说:他是男的….之后小罗来了,满篇的繁体字,大中午的跟小蛇两个人灌水争手柄还是游戏的事情,我在旁边煽风点火,搞的中午很晚才吃饭.后来是rubykiss,一开始这厮纯情到什么地步大概没几个人见过,他发的第一篇帖子是某个教授在某个大学的发言,中心思想是抨击日本的那个,应该有很多人看过,我是很懒得看这方面的东西,所以记不太清楚了,甜甜表谴责我.还有一篇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回帖里面讨论孝道的,这厮说:子欲养而亲不待,说跟他母亲一起的一些事情,还把我感动了一下.后来蜕变到什么地步大家都见过,我就不描述了…所以说人生阿…再后来是阿纳金小同学,我没怎么看过星球大战,所以不知道他这个名字是从上面来的.一开始叫他什么的都有,最恶的一个是叫他金哥,不用怀疑,就是kiss那个没素质的家伙这样叫的,还是我深明大义力挽狂澜的给他改名字叫阿金,感谢我吧,阿门…阿金来了以后下载区活跃了不少,软件使用区却因为几个版主的相继离任冷清下去了…
Jet的几个mm里面,似乎小雨是最早来的,一开始用water这个ID,跟小蛇关系不错,两个人经常一起斗嘴,还记得有次大家都在水区灌水,灌着灌着人都没了,water说:这里好安静,人都跑那去了,小蛇说是啊,只剩下一滩死水…我也不知道为啥这段对话我记得这么清楚,反正就是一直记得.后来是轻描淡写把温温叫来,温温最初的ID是叫温温:)酱紫.我必须要声明一下我没想在jet泡mm的,真的真的,后来跟温温在msn和QQ上乱扯,不知怎么的就泡到了,总觉得温温应该和轻描关系暧昧,因为轻描还酸过我几句来着…后来就是小雨带来的静静,这个mm以来就引起轩然大波..魅力非凡叹为观止.还记得她在群里一个人开两个号用英语跟老Z吵架,我们一群人愣是没看出来,老Z还一直说这个人非常了得词汇量比我还大什么什么的…笑死.
刚才一直在想老D到底当过版主没有,印象中好像当过硬件版或者游戏版的..但是游戏版第一个版主是Zane同学,还是我推荐的,硬件版的则是倒霉的小耗子…记忆严重混乱阿…唉.总之当时阿黄符号他们这群跟光头有裙带关系的都在玩MU,老D在游戏区盖了个几百页回复的MU的帖子,我虽然没玩但是也经常在里面灌水才跟老D熟起来.当时觉得dick这个名字取的好阿..随便叫老D小D还是DD都很占便宜….后来小雨弄了个叫diane的ID,跟我还有符号不知怎么搞的开始在那个水塔里灌水,所以一直觉得小雨跟符号关系也很暧昧,不过不关我的事,也从来没问过.还有麻雀,开始是他在软件区问了个菜鸟问题,我耐心细致犹如居委会大妈一般的帮他解决了…最后说常来水区玩阿,后来他果然常来玩了..一开始还比较腼腆,后来就灌的天昏地暗鬼哭神嚎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倒霉的小耗子似乎来的算早,但是感觉一直不太爱说话,在硬件当版主,感觉很靠不住,至少我有问题不会去问他…然后是老E,evah,差点超过我的发贴数的家伙,可惜在即将超过的时候论坛down了,修好了以后他也没有了灌水的欲望.跟老E记得有个很搞笑的事情,当时我用的手机很智能,收短信只能看到号码看不到名字,某天晚上跟老E同学扯了半天,只记得这个号码很熟,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最后老E问了个让我崩溃的问题:你现在在哪个城市?搞的我只好去问他:你是谁来着?结果老E伤心了半天,哈哈.还经常给老E回短信回到麻雀那里去,搞的麻雀乱叫唤我们俩个发短信不带他玩…现在这两个人都不会给我发短信了,唉.
Zane,在新西兰留学的孩子,性格火爆,吵架水平很高.在游戏版当版主,当年做过很长的游戏下载的列表,后来偏爱去可乐吧玩台球,慢慢堕落了…他跟兽兽两个人一碰到一起就开始开国际会议..大家就只有在旁边看的份…老Z省吃俭用买了量二手的白色丰田,开回家的路上右前灯就给撞了,在论坛发泄了一晚上,暴.兽兽的本名我实在不记得了,那个w什么什么的破ID忒长,而且也木有记的必要,嗯哼,开始他用的是hunter里西索的头像,我就一直叫他西索,麻雀等无聊人士叫索索..后来非强迫他当我的召唤兽,从此叫他兽兽,msn上的名字有段时间一直是:以hermit之名命令,出来吧西索,给此人气得半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跟他闹过矛盾来着,他还跟论坛上其他人诉苦说我可能都把他拉msn的黑名单了…闹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时至今日我居然想不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所以说人生阿….以前经常跟他在msn上聊天,经常是聊到天昏地暗此人趴在笔记本上睡着为止,那什么,此人也在温哥华…还有某次加了几个人一起在msn里聊天,兽兽说提醒他六点的时候打电话叫他女朋友起床,也就是当时的两个小时以后,大家说好好没问题,结果扯的太厉害,等想起来已经是温哥华时间七点半了…现在兽兽似乎很忙,睡觉时间规律了不少,很少有机会能在msn上扯了…
天剑宗次郎,恩…这样郑重其事的写一下此人的ID让我觉得真恶心…总之一开始注意此人是因为他那个笑眯眯的天剑的头像..看起来实在很欠揍.这个死孩子我记得还蛮清楚的,当时我用的是英俊潇洒的斋藤一的头像,发帖数将近五千..此人的名字大概是全jet最多的,有叫天天的,叫剑剑的,叫宗次郎的,叫小次郎的,还有阿金发起的剑次郎…其实我是觉得剑次郎这个名字不错,就是打起来太麻烦,要打三个字…甜甜刚来的时候只在软件下载混,后来慢慢的来水区发帖,很少发,每天最多两三贴,时间固定,因为还在上高二的关系,中间发烧输液一次,旷工两天…对不起,请不要觉得我记忆力恐怖.还记得甜甜跟兽兽吵过架,似乎是因为希望工程还是什么的关系,后来被rubykiss扯开到西瓜上面,遗憾,我还想看两个小孩子吵到最后会是什么样呢..
才想起来,其实麻雀的ID是叫rocky_z,麻雀是俺帮他取的艺名….因为太流行了现在他自己都在Q上改名字叫麻雀了,恩…早说过我的影响力是可怕的…
还有比较熟的一个mm叫路过,感觉很单纯,总喜欢叫她过儿逗她,还好她从没叫过我姑姑….也是小雨的朋友之一.有段时间我一直用一个乱装酷的头像,后来换成斋藤一的,过儿还跑来说你换头像让小雨看到了会伤心的(大概意思),我研究了好久才明白这句话只是表明小雨比较喜欢俺那个摆酷的头像而已….
似乎大家都很喜欢欺负麻雀,因为这厮口才不好,被欺负了也不能反抗,而且很喜欢黏人,我跟阿黄一度怀疑他是mm来的,发短信让他打电话过来,结果给惹生气了,哈哈.麻雀似乎是做平面设计的,一般般不错,很久没联系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被人煮了已经.后来这厮混到jet的管理员,人缘很好,跟新人们打成一片,围在他周围的人很多我都不认识,大家还是都叫他麻雀,没人叫老R…
有一阵子小罗和老D都在复习考研的事情,老D是个好孩子,每天只有中午跑上来一阵,小罗则实在不行,到最后两个月才被我激发去读书,据说每天四点起床早自习,结果还是很悲惨的,两个人都木有考上,结果老D毕竟好一点,被调剂了,小罗认命的去工作.我每次想考研每次都下不了决心,就是因为目睹了这两个人尤其是老D的成长过程,搞的我觉得前途渺茫阿….
光头的那群裙带里,轻描跟我关系一般.killer感觉嘻嘻哈哈的,一点心眼都没有,说话很直,大家也很喜欢欺负他.阿黄一开始是跟rubykiss关系很好,后来忘掉是什么事情跟我关系也突然好起来,然后就一直好下去,有段时间经常打稿子,碰到不认识的字就让阿黄用五笔打过来我复制一下就好,后来阿黄出国了,不能经常在线,弄的我很不习惯.符号这厮,是我唯一一个怎么都说不过的家伙,脸皮之厚口舌之毒超乎常人的想像,每次都是我败下阵来落荒而逃,也算人才一个.还有其他几个人,没怎么一起灌过水,印象也不怎么的深,就不提了.
还有kk那厮,全名叫koike,也用宗次郎的头像,不过木有甜甜的那个可爱.他跟rubykiss关系很好,似乎跟阿黄关系也不错,kk那个ID灌到2003贴的时候就封了,改用另外一个ID,也没跟大家通知,上来就跟kiss和蛋黄很熟的样子,记得兽兽还问我这是谁来着,我还说大概是新来的在装熟….
后面认识的新人耗子,怎么认识的我忘记了,反正就觉得这厮也很热闹,现在才上高二,也是小屁孩一个.
记得最后一次在里面灌水是跟符号他们,符号写极富自由宣言精神的英文,然后我帮他翻译,玩的很高兴,对自己英文水平信心大增.只是到最后jet还是关门大吉了酱紫.其实工作的这三年大概是我这辈子最痛苦的三年,要是木有这些朋友陪我,我可能早都崩溃了,不习惯说很酸的话,所以就这样吧,大家来抱抱

jetdown的光荣与梦想》有3个想法

  1. 竟然在百度上搜到了这里 好难得
    仔细了又看了一遍
    好好地回忆了一次
    里面的人还记得几个
    模糊了好多人

    那也是我刚工作的一年
    关于那滩死水 记忆犹新
    一起走过的日子 大家抱抱…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