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写blog玩

宿舍里有只鸟,是跟我同住的那个家伙养的,小小的黄色的鹦鹉,不大会飞,跟人很亲近,刚买回来的时候甚至不会在罐子里吃食,我们就把小米洒在桌子上,那只笨鸟走来走去的挑着吃,来我们宿舍参观的人都惊呼说,你们宿舍的鸡长的好像鹦鹉,我们也只能说:恩恩,可爱吧.

后来就会飞了,也还是喜欢在人手里吃食,每次把手伸到笼子里,它就会先叼着我的指甲然后站在指头上神气兮兮的等着我带它到笼子外面.那鸟真的很笨,经常会被自己的指甲拌住,挂在笼子外面凄厉的惨叫,等着人去救它.通常把它放出来以后会迫不及待的跳到笼子最顶端,然后一副清高的样子转来转去的不理人,如果我真的转头去干别的事情,这死鸟又会装可怜的飞在我脑袋上不停的盘旋,这个时候如果伸个指头给它,它就会乖乖的落上去,然后又一副不理人的死样子…我在宿舍经常折腾到一两点才睡,就是在跟它玩这个游戏,一人一鸟玩半天都不觉得无聊,后果是我经常顶着一脑袋的鸟毛去睡觉.

说起来,可能不得不记一下跟我同住的那个家伙,所谓人不可貌相,在此人身上得到了极大的体现,此人贤良淑德(请不要怀疑我用词的准确性),但是经常干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此人好养宠物,曾经养了无数条鱼在宿舍,但是经常一两个星期才喂一次,原因是这样可以有效减少洗鱼缸的次数.又比如此人的某条鱼病了,结果被毫不犹豫的扔进下水道,原因是怕传染给其它的鱼和让它安乐死.在比如那只鸟,此人经常跟它玩的游戏是一把捉住,然后扔出去,理由是空气有浮力可以让它飞起来…我真的搞不懂这家伙脑袋里在想什么…不过看在宿舍从来都是此人打扫的份上,俺就不计较这么多了…

最近那家伙也要搬走了,那只笨鸟以后也见不到了,也不会再有人帮我打扫房间和拖地了,生病也没人帮我做比米饭还稠的稀饭了,某次吃的那个干煸豆角,虽然百分之九十都是糊的,但是毕竟诚意可嘉,所以姑且纪念一下吧,怎么也一起住了一年.

我发现我事情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