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别人的一篇blog

朱总理舌战群猪 

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凤凰卫视进行了实况直播

 

(一个年青的日本女子问) “昨天我家中被贼偷了,有人说是中国人干的,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答:南桔北枳: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桔生淮南则为桔,桔生淮北则为枳”。中华民族是知书达理的民族,人民勤劳、善良,在华夏大地创造出了璀璨的中华文明,贵国的先民早在唐朝就曾经拜揭过中华帝国,学习过礼仪和文化。但我想在经历了几千年的洗礼以后,贵国在礼仪上已经遗忘了许多,以至于生长于礼仪之帮的中国人民,来到贵国就有可能迷失本心。我记得战国时晏子出使楚国,曾经说齐国人可以在故园安居乐业,而到楚国却成为盗贼,原因仅在于民风问题。因此我建议贵国的政府应该致力于民众道德 礼仪的培养,只有环境好了,才可以杜绝偷盗,才可以从根本上防止贵国人民忘记礼仪

:(一日本老头问) “我们很多日本人认为南京大屠杀根本没有发生过,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答:掩耳盗铃: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首先您的逻辑是错误的。历史是事实,是不能改 变的,不是贵国人民,无论多少认为没有发生就没有发生。历史就是历史,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任何掩耳盗铃的企图都是徒然的。如果我说大多数的中国人都认为日本其实 是中华民族的后裔,日本民族起源于我过秦王朝一个方士携三千童男童女东海寻访仙山 的事件,我想贵国政府、贵国人民,和您本人也会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当然我作为中国总理,也觉得这件事情不能接受,因为在心理上我不能容忍中华民族的后裔数典忘祖。

]:(一自称日本渔民的年轻人问)“我来自长崎,我们那的水受到了很大的污染,这是 由与跟中国靠得比较近的缘故,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答:疑邻偷斧:您来自长崎,我感到非常的遗憾,为了您失去的亲人,为了遇难死去的 长崎居民,为了那些在二战中受到法西斯迫害的民众而哀悼。战争是残酷的,是军国 主义者用来满足贪欲的工具,作为爱好和平的人民一份子,我们都应当加以警觉。我在 国内的时候也听我国的一些渔民反应过,现在东海打鱼越来越少,他们把原因归为贵国 对海水的污染,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何地,今天您的提醒使我明了——原来是长崎。当 时我就对那些渔民说,你们这种想法是错误并且愚蠢的,不仔细的反思自己的行为,而 将原因归结为外在的原因,是在推卸责任,是非常卑劣和无耻的。古时我国有个预言 故事叫做“疑邻偷斧”,非常有教育意义,我希望您能在闲暇期间仔细通读,如果有所启 发,找到了自己内心的斧头,我们再交流看法。

]:(一观众提问)“台湾人民都不想回归中国,为何你们霸权欺压?”

答:居心叵测: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我感觉回答起来很容易。讲一个简单的例 子,从前有个母亲含辛茹苦大半辈子,总算将自己的子女养育成人,她感到很欣 慰,感觉可以松口气,歇一歇。于是对子女说,“来,回到母亲怀抱来,给妈妈捶捶背.“然 而这个不肖子,却吃惯了软饭,有奶就是娘,回头就不认这个曾经养育过他而今已经 骨瘦如柴的母亲,反而对这星星和太阳大喊妈妈,想喝可乐,想要烧饼。那此时母应
该如何?回答当然是给他一把掌。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规矩不成方圆,任何事 情 都有它的规则和限度,台湾问题就是母亲和儿子之间的争吵,别人无权干涉。我国历 来都主张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霸权欺压的事情,反而总是有一些居心 叵测的邻国,以民主、自由等等名义来强奸包括台湾同胞内的中华民族的自主选择和 决定权,这才叫霸权欺压。

类似的话层出不穷。我想这样的座谈是很刁钻的,安排日本普通民众和朱总理会 谈,问 很多尖锐的问题来试探中国政府对反日的决心,以一国的总理的身份当然不便当场和 这些人搞僵,否则有失风度.不当场给他们清醒的警钟,日本的反华势力又会嚣张,并由 此进一步鼓动或迷惑其他人,他们会说:“你们看,中国总理都不敢当面指责我们日本 军人当年的行为,这就充分说明南京大屠杀纯粹是中国政府的谎言”并且这些民众的来源又很值得怀疑

但是朱总理的回答是很见水平的。他是我们的好总理。在回答“你们中国人何时才会停 止反复要求我们日本人就战争问题向中国道歉?”这个问题时朱总理毫不妥协,说道: “日本从未在正式的文件中向中国人民道歉,而不是我们反复要求日本人道歉。中国人民是不会忘记历史的,因为忘记历史就意味这背叛。”

整个实况转播都很压抑,总理一个人受到众多充满敌意的提问。一直到一个日本年轻 女性提问气氛才有所缓和,这位女士提问“总理最喜欢的歌是什么,能不能给我们演唱 ?”总理说:“我最喜欢的是国歌,如果我唱你们都得起立。”当然没有人起立,总理也没演唱。

好口才阿好口才 喜欢最后一句话。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