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这趟去了塞里木湖和伊宁市和霍尔果斯口岸和那拉提草原,其实玩没用多长时间,一路上都是在坐车……新疆太大了米办法啊…其实还很想再去一趟喀那斯,不知道有木有人愿意跟我一起.

我觉得跟团出去旅游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 还好我们那个导游是个新手, 路上叫我们做游戏, 结果没人理她, 她就郁闷的放弃了, 让我可以舒坦的睡一路.

第一天就到了塞里木湖, 那湖水很清, 隔很远都可以看到水底的石头啥的, 但是也只有这个优点了, 水太凉木办法下去玩, 想去做快艇TMD一趟180, 周围一圈还都被铁丝网围起来了, 估计是为了保护草场, 同行的小MM跑过来跟我说:”刚才我摸了一下湖水.”晕, 那我也去摸一下好了….

之后晚上吃饭睡觉没啥好说的, 我只是奇怪我们这里的那群人到哪里都喜欢唱K, 好像他们坐了几千公里的车跑到这种充满乡土气息的宾馆就是为了给这里的人民普及青藏高原和蒙古人似的…人无聊到一种境界也是相当无敌的.

第二天一早就去了霍尔果斯口岸, 那里有很便宜的俄罗斯巧克力和望远镜和雪茄和薰衣草精油, 俺啥都没买, 强迫别人给俺买了块黑巧克力, 好吃. 跑去国门看了看, 发现哈萨克斯坦的国门修的比较好看, 俺们这边的只有两根柱子, 国门附近有一片树林, 俺们一群人就无聊的猜测那树林里会不会有哈萨克斯坦的狙击手呆在里面, 有人闯国境就直接爆头, 后来听说这边放羊的和采药的经常不小心就出国了, 被抓住了也只是送过来而已, 没劲. 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是口岸那里很多商店都叫007专卖, 哈哈哈.

然后又是无尽的坐车, 一直到我快憋死的时候到了那拉提, 那个时候已经晚上七点了, 导游神经病一样让我们先睡觉, 第二天再去玩, 我们那群党羽无聊的拉了群人去附近爬山, 那山看上去绿油油的, 过去了才知道山上全是半人多高的草, 于是俺才知道原来真的有风吹草低见牛羊这回事的, 不过草太高了也有不好的地方, 俺的鼻炎泛滥的一塌糊涂, 路上不断的找人要卫生纸擤鼻涕.

开始第三天的流水账, 早晨七点被人吼起来, 乱七八糟的坐车到了景点, 发现有若干选项, 1. 坐游览车去观景台;2. 骑马去观景台; 3.爬山. 基于价格和鼻炎的考虑, 俺只能选骑马了, 虽然小时候骑过马, 但是还是很不争气的, 据围观人士说, 俺一爬到马背上脸就白了…而事实是,俺当时也确实很害怕….后来跑熟了一点就叫那边马队的小哈萨带我们去他们赛马场, 我们八个人在赛马场上赛马玩, 因为有人骑的是一匹据说价值1W的赛马, 所以俺很争气的输了.

后来发生了一件很复杂的事, 赛马场那片地是另有主人的, 我们进去的时候也是小哈萨们把铁丝网弄开才把我们放进去, 后来被那主人发现了, 那厮很夸张的开了辆越野车追我们, 我们也只好骑马逃亡, 路上老夫一膝盖撞在路边的石柱上, 光荣负伤, 另外一名兄弟腿挂在铁丝网上, 不但负伤, 还废了条裤子, 早说出来玩要穿牛仔裤嘛….

等跑出来之后才知道原来那里还有另外两个隐藏选项, 1.租越野车乱闯; 2.步行去森林公园. 稍微有点后悔, 总觉得玩的时间要是能再长一点就好了.

晚上回到伊宁市, 跑去找传说中的手工冰激凌, 一直逛荡到晚上十二点也没找到, 有点郁闷, 发现伊宁很热, 然后夜市上都是买麻辣串的, 一群人都感叹的说:”真牛啊…”. 伊宁很潮, 有点像南方的感觉, 闷热, 不舒服, 不喜欢. 也没有找到冰激凌, 生气.

第四天骑马的后遗症出来了, 几个人同时处在一种腰来腿不来, 蹲下起不来, 起来屁出来的境界下, 某人长期使用一种弯腰蹶臀的姿势走路, 某人不停的摆弄她那几根肋条, 另一个某人…某处受伤, 坐下和站起来都要小心翼翼的. 坐了整整十二个小时的车回乌鲁木齐, 当时乌鲁木齐有四十度+, 一下车差点热晕过去, 回宿舍呆了一会儿, 感觉自己很像包子, 又哼哼唧唧的回家了, 受到热情接待, 很高兴.

还是热啊, 还说今天要下雨, 骗人.

相机给老爹了, 照片要过两个星期才能上, 希望到时候我还能记得哪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