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最后

难道结局就是这样的? 国人还是比较擅长窝里斗, 即便是天神也一样呵… 所以皇帝从来都只能有一个, 吉尔菲艾斯的死是命中注定的….

压垮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来了

江南,对不起,你很爱钱,我也很爱钱,但我不想用你那种方式去赚钱。
大角,对不起,虽然你劝了我很久,你想维护这个团队,我也想,但我太累了。
斩鞍:对不起,我也许没有力量保住这本杂志到白驹连载完的那一刻了。
水泡:对不起,我知道你还在为杂志赶写天然居,我们劝说你工作之余还为九州赶稿,可是我却先对它失望了。
遥控,对不起,当年我和你争九州世界设定吵得很凶,不过至少我们都是真得想创造一个世界的人。
多事:对不起,以前我骂你根本不关心设定和整体,虽然现在我也这么认为,不过现在我想关心也没有用了。

九州是天空中的第一滴水,我们希望它能变成海洋……
这句话是我写的,贴在最早的九州网站上做为它的序言,但现在……这个世界还没有成为大海,却已经没有了水滴的洁净。那么,不如让这个小泥坑轰轰烈烈的灭亡,在一场新的暴雨之中。

******************

对九州的新人老人说几句

这个网站是我一手注册创立的,最初它还叫9z.net.cn。那时候还没有九州公司,也没有九州杂志,九州的设定和小说都还存在于设想之中。从第一个论坛程序到今天,也不知换了多少次服务器,换了多少次论坛程序,连插件也做过N个。其实一直到后来九州成立了公司,虽然网站转到了公司名下,但公司也没有向网站投入过一分钱,没有程序员,没有内容编缉,所有的程序修改,系统维护,基本也是我和远在国外的VOID在做,连图片大小都是我自已动手修改上传,一直到今天也是如此。九州网站也一直处在寄人篱下,没有自己服务器的情境。

所以对于网站的简陋、经常不得不从借住的地儿搬出,BUG、数据的丢失,我都只能在此深深的表示歉意。我尽力了,如果我能为网站弄到更多的钱,如果能请得起一个程序员,也许一切会好的多。
这个网站一开始就是个丑小鸭,当然,现在它也是。那时这论坛有两个主要功能,一是封闭的老妖吵架的版面,叫老妖山角斗场,一个是给人灌水的,叫瑶池桑拿营。
那时九州的人气几乎没有,根本没有什么人知道,最开始时,只有一个叫冰牙的和一个叫跌跤猫的人在论坛上版聊,聊到满屏都是她们的名字,那时我就一遍遍的刷新,看着她们聊天,觉得很欣慰,原来这个网站还是有人来的。

我也曾做过大论坛的版主,比如新浪的金庸客栈,那里一度被称为中国网络原创的第一论坛,我在那里发表了悟空传,认识了江南,那时它在客栈叫鹧鸪天,他发天王本生的时候,我很惊艳,发贴叫好。后来我发文章,他也跟贴,我们就这么吹捧着认识了,一直是觉得有点英熊相惜的。

其实老妖里我最早认识的是遥控,那时他在客栈写人间世,还有各类搞笑文章,文笔和思维都一流,就是更新太慢……后来他拿了银河奖,再后来我看到大家在清韵讨论那个不知名的世界,跳出来一个人叫大角……那时我不知道那个家伙是拿过N次银河奖的潘海天,我一直以为潘海天是个在我小时候就存在,和郑渊洁同级别的作家大叔。

跑题了……说到客栈,那时客栈的写作高手真多,多到现在在中国网络原创界数一数,已经一线作者级的人物,倒有一半是呆过客栈的,平时灌水聊天的,偶尔发一篇文章,就让你赞个半天。心想怎么网上是个人就会写东西啊。今天来看,会写东西的人都不写了,写东西的人都是不会写的。因为写作应该是一种心情,而现在的职业作者,包括我和江南,已经没有人再有这种心情。

那时在客栈也拍砖,拍砖就是互相掐,就是争论,但是很少红脸,红了脸也不说脏话。隔壁有个读书沙龙就不一样了,上面天天在讨论对手的个人道德问题,什么脏话都敢说。所以我们感叹,人家文化人就是和我们这些混江湖的不一样啊,怎么三句话一扯就能触及对方和对方全家人的人性和灵魂本质呢?

后来客栈名声越来越大,上网的用户也越来越多,陌生面孔越来越多,也开始称兄道弟,拉帮结派,那时那叫一个烦,版面全被他们占了,基本上原来的老客都不爱出现了,桃花源一般的气氛没有了。尤其是央视播笑傲的时候,那简直是洪水滔天。

后来我急了,对新浪说我要当版主。他们同意了,于是我几乎一天十几小时的守在网上,删水贴,那时新浪论坛也很简陋,尤其是版主所能用的功能更少的可怜,遇到炸版的,就只能守着一个一个的删,有时人家用炸版机,版主就一天别想吃饭了。我算是机灵的,让朋友做了一个删贴机,可以自动删除某ID的贴子,那时就象警察终于配备了AK一样高兴,这回删贴时不用怕人报复了。

就这么删了一个月,水贴是少了,可是老客们仍然没有回来,论坛上冷冷落落的确全留下的都是文章,但我一个也不愿意看。

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我真得喜欢原创论坛?才怪?我喜欢的不过是当初和朋友们一起的感觉,不论是灌水还是发文,只有和朋友们一起才高兴。而现在虽然满屏的原创,可是大都是来这里博出位想出名的,贴了文就走,赶去下一个论坛贴,你回贴他都不跟,这样的作者再多,论坛也无法变成论坛,而是功利化的大字报张贴区了。

于是我辞去了版主,跑去原来旧友们的封闭论坛,和他们呆在一起。

但是最早的感觉却还是回不来,论坛封闭了,灌水无拘无束了,但也没有什么发文章的欲望了。虽然封闭论坛中强人众多,出过书的一抓一把,但是大家也都不太发什么文章,宁愿闲聊足球和八卦。

所以那时我明白了,过去的时光,永远找不回来。

但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有一天可以有自己的论坛群,按自己的构想去设置,它是开放的,自由注册的,开一个水版,再开一个砖版,大家灌灌水,看看文章,各得其乐。

所以后来我建立了九州论坛,一是给当时的老妖们一个讨论的地方,一是圆我自己的梦想。

时间过得快,冰牙和跌跤猫一级级的向上升,从水王变成了论坛的老客,还有小角、火之虫、花开、榕二……然后新人一批批的向里涌,开始灌水,比如剑耀、大嘴巴狼、苏冰……冰牙火之虫成了版主,再后来那些新人也老了,有些成为了版主,有些渐渐消失。

离开的人我从来不想挽留,因为我知道那没有用,就象我即使删光所有的贴子,也无法把九州恢复到最初的样子,这么些年了,有人从学生变成了白领,有人结婚成家,而我,也早已不是当年的我,人都变了,还有不变的论坛么。

象是一遍遍的轮回,论坛又重装了,新人又来了,新的水王又诞生了,我好象看见了那些消失的旧友以前的样子,虽然我知道他们不是,虽然老客和新客还在为论坛该是什么样而争吵,为我靠算不算粗话而引经据典。

而我只能静静的看着,象看着多年前的自己,今何在这个ID刚出现于网络时,也曾那样疯狂的灌水,拉帮结派,被当时的老客们责斥,于是大战一场,不过那时大家拍砖比较有道,不轻易动粗口。
也曾作为版主,疯狂的痛恨灌水,但在水清空之后对着冷冷清清的论坛发愣,心想这是不是就是我所要的。

我不在乎什么灌水什么造砖,我只希望,来到这里的人能够开心,能把他面前的每一个人当作朋友来尊重。
九州一直在变,当年的九州永不复回,当一个时代过去,属于这个时代的人也就消失,不再回来。
九州也永远没变,当初我是怎么看着冰牙火之虫灌水版聊,看着他们长大变老……今天我也怎样看着新的水王们灌水版聊。我知道终有一天他们也会变老,也会对着更新的人发火,说你们怎么这么水……
我不知道我能注视多久,也许有一天九州也会消失,但只有两种东西永远存在,一是水,二是对那注定不可能存在的理想世界天真的空想。

*******************

关于九州世界

九州世界创立的初衷:是为了把大家的想象和作品用一个统一的背景联系起来,形成一个详实而有活力的幻想世界。
这是我们一切努力的前提。

缥缈录是九州吗?不是,我看不到夸父看不到鲛人看不到河络。
羽传说是九州吗?不是,因为不反映历史没有朝代兴亡。
这些小说都不可能是九州,而只是体现九州世界的一部分,所有的产品合起来才是九州。

如果几部小说就可以代替九州世界本身,那么还说什么共同创造世界,也用不着设定,大家呆在家里比谁写得快就行了。

小说只是小说本身,没有九州世界,这些小说一样存在可以畅销。而一个世界如果反倒是附属于某几部小说而存在的,那么它就是失败的。如果没有龙枪编年史,D&D就失去意义,那么就只要龙枪好了,还要什么世界设计呢?

有的人来到九州是为了创造一个世界,有的人来到九州只是为了有个地方放他的小说,有的人来到九州是为了赚钱,有的人来到九州是为了灌水,有的人来到九州是为了找小说看。

你是为何而来的?你真得想过九州是什么吗?

有人已经逃走了,有人冷眼等着它倒掉,有人光贴大字报不会做设定不会写文章不会写程序。我不在了,九州也许还会继续下去,如果有些名叫“九州”的文章足够长的话,可惜没有人知道什么是最初的九州了,也不会再有人去建造世界。让做为单本小说背景附属品的九州设定万古长存,而作为世界的九州终究是要死掉了。

世界这么大,别人呆在哪你也非要呆在哪,别人写什么也你也写什么,全地球就一个国家有人有历史,其它地方全是恐龙,这叫世界吗?

不管要什么风格,只有先创造,才可能有选择,有比较。

九州不是把一本小说写一千万字,九州是在一千个幻想世界方案中能活下来的那一个。

********************************

关于已逝去的和将到来的……

想到2007的时候,不知为何,我总是想起一首歌。
“1997快些到吧八百伴究竟是什么样
1997快些到吧我就可以去hong kong啦
1997快些到吧让我站在红勘体育馆
1997快些到吧和他去看午夜场……”

于是想起了自己盼望1997时的日子,当小时候,1984,我刚知道香港要回归,我傻乎乎的问老妈:“那么英国人会不会把房子拆了全搬走呢。”那时想得是,香港那些高楼,如果全留些我们,那真是太划算了啊。
1997年的时候在厦门读大学,不求上进的空虚时光总是难以打发,还好有7月1号,那时寝室都没有电视机,连电话还得传达室大爷喊呢。大家全挤在学生会看,却很遗憾没有看到驻港部队开进香港的全过程。到了最后升国旗时那一瞬,虽然大家攒足了劲欢呼,但因为期待了太久,感觉反而没有看到当战车隆隆向前开进,主持人站在轰鸣的行军路边声嘶力竭的说话,所有人都在紧张的期待着那一刻到来时那种震撼了。
有些事,最能令人心潮起伏的并不是在它发生了之后,而是在它即将到来之时吧。
现在一转眼到了2007,一数竟然十年也过去了,现在的我还是过去的我么,我觉得并没有改变,但我又怎能找到十年前的自己去比较呢?

其实从当初一群人在论坛上兴高采列的围着一个尚未命名的设定起哄,也已经五周年了。
那时想一想,真是快乐。
时光太短了,生命太少了,我们还有太多的事没去做,却有太多的事已经忘记了。
五年了,这个幻想中的世界仍然还只是天空中的一滴水,它落到了地上,并没有变成大海,只是一个水坑。
九州是什么?几篇长篇的连载?几个家族情史?几个种族的设定?一些煞有其事的架空年表?一本杂志?几本小说?一个商业融资计划书?一个空想者的长梦?我们也在想。我们想建造一个真正的世界,却是否正搭起一个思想的笼子。我们为了梦想而开始上路了,但为了行走而行走时我们却忘了最初的梦想是什么。
还好,我们还年轻。

总是有人问我:九州会不会消亡?我想笑着说:九州是什么?五千年来无数帝国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可是那些幻想生生不息到今天。在任何时候,任何一个孩子,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念头,这个念头使他有了上路的勇气,那么这就足够了。如果你心中热爱那充满惊奇的一切,那么任凭是天神皇帝又怎能将它从你心中抹去呢?它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你自己。

五年可以发生很多的事情,1639——1644,1837——1842,1939——1944,1944——1949,无数个五年就这么过去了,它们在天空飞舞,结成无数个十年,一百年,久久轰鸣不息。
当你记住一些新的片段,也一定有一些什么已经被你忘记了,再也无法想起。

by 今何在 at 2007-03-20 12:39:58

from http://blog.sina.com.cn/u/5387d11201000854#comment

最后的最后》有4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