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 – 4.24

我还蛮讨厌每篇日志都要写标题的…

不管怎样, 能在正常工作时间出去玩一趟总是心旷神怡然自得滴.

这个素老夫坐的那趟车的时刻表, 圈圈叉叉的40+小时, 下车以后轻了2kg, 比跑步啥的有效多了. 在出发前大家都告诉我在车上吃不下东西, 结果老夫食欲尚可, 就是完全睡不着. 过嘉峪关的时候专门下车转了转打算拍个站牌, 结果没找到. 第二次看到黄河, 没感觉还是没感觉.

每个旅行的人都爱干的事, 蚌埠和合肥的火车站 .

合肥是个不错的城市, 湿度不大, 绿化很好. 就是附近没啥好玩的地方. 我仰慕很久的黄山, 离合肥市500km, 坐车要5个小时…

我住的宾馆附近是包公祠, 安顿好以后就去看了看, 结果已经关门了, 只拍了几张诡异的照片回来.

其实我是挺想从下面的门缝钻进去的, 结果被人坚决的阻止了.. 这些建筑都是后来翻新的, 没啥意思其实.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 看到几个和尚, 乌鲁木齐很难看到这种光脑袋的生物的…

然后下午翘会去了包公祠, 里面居然还有给包大人进香的, 俺是真心的想知道包大人管的是哪个方面.

仿制品的某铡和某铡和某铡

清风阁里的傻鱼

说起来, 老夫看到包公的金像的时候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要不要拜他一下, 结果觉得老夫自己也是一清二白刚正不阿, 就不用给包大人拜了吧. 结果出来以后没多久觉得脚疼, 然后赫然发现脚上磨了三个泡出来= = , 难道这素报应么.

晚上去合肥的车站买回去的火车票, 到地方以后发现售票厅里的人排队排到门外面一公里远. 当时就觉得完了, 最后果然, 到乌鲁木齐的票已经都卖完了. 后来才知道到乌鲁木齐的那趟车的卧铺票全合肥也只有六张.

无奈西无奈, 发短信问老道武汉那边有没有票, 老道很严肃的告诉我飞机票就有. 老夫想不然去武汉算了, 顺便蹭老道吃的, 老道又很严肃的告诉我, 他20号要去上海. 嗯….

这个素合肥火车站附近的某广场, 俺就是在这里心灰意冷的发短信问老道滴, 结果他还不待见我, 哼哼.

第三天准备要回家了, 可是全世界的票都已经卖完了, 不管是到武汉, 还是南京, 还是郑州, 还是北京, 还是西安, 嗯哼, 也不知道大家在激动什么, 不是离五一还远着呢么. 一生气就买了机票北上投奔我姐去了.

这位就素大家都很熟悉的面条同学. 话说他比我想像的要苗条的多.

在北京去了趟植物园, 刚好赶上桃花节, 看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花, 和不知道真假的曹雪芹书房和梁启超的墓.

 

话说那个元禄回转寿司很好吃, 俺回来的时候还在想那黑鱼子寿司的味儿.

去视察了一下我弟的学校, 话说他们学校里居然养了一只同性恋的羊, 首都就是首都啊…

就是黑色的那只.

24号的飞机回乌鲁木齐. 订的是早晨8点的飞机, 所以六点就起床了, 俺姐激动的一边开车一边说:谁家小姑娘这么早起床啊, 然后就开始唱小小姑娘清早起床. 俺把脸转过去假装不认识她, 嗯.

就酱紫.

其实是懒得写了, 明天再写碰到的好玩的事.

4.16 – 4.24》有6个想法

  1. lily

    好流水……
    咔咔咔
    你能来,我好开心地
    面条也很开心,可以无声的玩一些游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