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

我记得有一次我爷爷带着我逛街,然后我跟他告状说我娘总叫我杏干宝贝。

我记得我跟我爷爷在一起的时候好像总是夏天,所以总看到他穿一双黑的的不知道是皮革还是什么材料做的凉鞋。其后果就是现在我一看到穿那种鞋子的人,就觉得很亲切。

我记得我爷爷一笑起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门牙后面很黄……我总是坐在他膝盖上的,所以看的很清楚。我怀疑这是我一直不抽烟的主要原因。

我记得我爷爷去世之后,幼儿园的阿姨轮流来问我爷爷怎样了,是不是那天来接我的那个云云。那时候还小,还不知道哭的说。

我记得我小时候实在内向,在幼儿园睡午觉的时候起来上厕所,害怕吵醒大家而不敢使劲开门,每次都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推,开个门要半个小时的说。

我记得我哥小时候跟我一间幼儿园,后来他不知道怎么搞的就不见了。

我记得幼儿园里有个小朋友消失了好几天,回来以后耳朵上多了一个洞,还挂了个面团在耳朵上……

我记得在幼儿园里玩转圈圈的那个玩具,让别人使劲推,然后玩到很想吐。

我记得小学的时候有两个小朋友跟我关系很好,其中一个学习比我好。某天晚上我写作业写不出来就想起她,在想她应该会写这道题吧,然后想好奇怪,为什么我只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就不能知道别人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呢?然后想象自己变成她,从我家往她家走……结果走到她家门口就停住了……还是想象不出来她家里是什么样的说。这貌似是我唯心主义世界观崩溃的开始……

我记得小时候去小朋友家玩,她们做饭给我吃,第一次知道油煎荷包蛋还有放糖的。

我记得大概是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姐家装修,她们就住到我家来,我对武侠小说的兴趣就是那个时候起被我大姐勾引起来的。

我记得我姐她们住在我家的时候,晚上很喜欢用手电筒照着玩手影,然后我大姐就告诉我把灯关掉用手电筒照着手可以看到里面的骨头,我当时害怕不敢看的说,后来就养成个一拿到手电筒就拿来照手的习惯,结果从来都没有看到骨头……还是说小的时候才能看到?

我记得我刚开始学英语的时候我大姐跟我说:比如window这个词,我没学过,但是我知道它的意思,因为我们学过组词。

我记得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我睡的是张钢丝床,一翻身动静很大。我大姐那时候起很晚,我每次起床她意见都很大。结果有一天我就慢慢的蹭,想从床脚蹭下来。结果蹭到快三分之二的时候她还是醒了,抬头很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

我记得以前我家养兔子的时候,我姐她们又拿了两只小兔子来给我,两只都是黑色的,一只头上有白色的毛,一只脖子上有一圈白色的毛,我很喜欢这两只,结果没养多久就被野猫给咬死了……

我记得我从小养过很多东西,兔子,鸽子,鸟,呱啦鸡,狗。

我记得小时候养兔子的时候,有一次生下来的小兔子死了,我就挖了个洞把它埋起来。还用石头垫底,用树枝和树叶盖在它身上,然后才埋土。后来过几天想它了,又挖出来看看,都生蛆了的说,以后就再也没埋过尸体了……

我记得小时候跟大家去看过一场电影,叫黑蝴蝶,里面有色情镜头,恩。

我记得小时候跟同学去老爹的图书馆借书,借武侠小说,其实主要是为了看里面的色情描写,所以说小孩子不学坏,是不可能的。

我记得我爹以前给我借过一套小说,很喜欢,想自己念一遍用磁带录下来,结果只录了两句就不耐烦了。还抄了里面的一首诗贴在床旁边,内容还记得,是:勇敢的旅行家,乘气球去远游。热烈欢迎你们,今天平安回家。

我记得有一年跟我弟一起去给我奶奶买生日礼物,我出钱的说,然后我看中一个,我弟看中另一个,我跟他猜拳,结果我输了,买了他喜欢的那个。买完以后送了两张贴画,我跟他猜拳赢的先挑,我又输了……明明是我出钱的说!

我记得我弟刚生下来的时候,奶奶给小舅母吃什么药,说是最后的几包了什么的,然后我仔细的想了一下,发现所有的亲戚都生了小孩了已经,难怪奶奶突然不抠门了。

我记得奶奶会拉二胡。以前在老房子的时候她还经常拉,后来就很少听到了,就看到她坐在椅子上织毛衣。

我记得以前觉得我弟真是好玩,有一次小舅母邀请我去她家,觉得可以一直跟我弟玩,就很高兴的去了,然后发现上当了的说,因为回去以后她就把我弟放在摇篮里不让他下来,没意思。

我记得以前过年的时候大家都去奶奶家,大人打麻将或者双扣,我们就开始玩捉迷藏。有一年奶奶的那个房间里很黑,我们就不蒙眼睛捉迷藏玩,其实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于是我哥或者是我就直接躺在床前面的地上的说,结果一下子就被发现了==第二年还想玩,结果那个房间变的很亮,就没玩成。后来就再没玩过了。

我记得以前玩捉迷藏,我总是第一个被捉住的,因为我光脚走路脚跟的声音很重……到现在我还是有这个毛病。

我记得以前我家刚搬到平房的时候我爹跟我娘闹离婚的说,不知道现在去问他们还承不承认了。

我记得以前奶奶家买了台任天堂,我哥他们总不让我玩,不过我也确实玩的不好。

我记得以前他们玩一个上来下去的游戏,要一直按暂停选东西,我觉得这个游戏实在好玩,可惜我一次都没玩过,那机子就坏了,表现是自己一直不停的暂定,后来再玩游戏就需要一个人一直按着暂停的那个钮,我就经常充当这个角色……

我记得以前玩空中魂斗罗,以变驴为荣。

我记得以前我跟我姐玩坦克,经常是她守门我出去打人。

我记得以前我哥我姐我弟我一起玩一个类似大富翁的游戏,具体名字叫啥忘了,反正里面有个角色是寒羽良,是唯一一个用枪的,我们都觉得远程攻击很帅,每次都抢着用他,结果每次都是我姐用。然后还经常争执是自己按鼠标还是喊停让我姐按。

我记得有一次我爹带我跟我姐去小泉湖游泳,我们带了个很小的捞鱼的网子试图去抓几条鱼回来……

我记得我的那条狗……它很厉害,每次有人来我家我都拽不住它的链子。还有若干次它把链子挣断了把院子里翻的乱七八糟的然后被我爹揍。

我记得我刚抱那条狗回来的那天是我的开学典礼,我给它洗了个澡然后怕它出来又弄脏,就把它关在水池里。我锁门走的时候听见它在哀号,等我回来了它还一直在号。

我记得有一次很晚了我爹我娘还没回来,我一个人看电视害怕的说,我就抱它进来跟我一起看。它一下子就在我腿上睡着了,还仰着,打饱嗝,嘴里冒出的气味很臭……我就又把它丢出去了……

我记得我家狗有一次被马蜂叮过,结果它就很痛恨马蜂,于是我无聊的时候就抓那些飞到我家喝水的马蜂给它吃,很受欢迎。

我记得有一次它生病了,很可怜,我喂它卤肉吃,它闻一闻就走掉了。我跟我爹去医院想开点青霉素来给它打,可是医生不给,说是必须要做皮试才行,我们很郁闷的回去,邻居的大叔刚好看到,问我们怎么了,结果他家就有青霉素,弄了两支来给它打了几次就好了,后果是它一看到有人拿着针筒靠近它,不管是谁,立刻龇牙的说。

我记得》有2个想法

  1. lily

    我记得以前我跟我姐玩坦克,经常是她守门我出去打人。

    偶记的,哈哈哈哈
    我心理素质差,出去容易死
    你的记忆力怎么那么好啊

  2. 狐狸糊涂

    我特别怕回忆 尤其是晚上睡觉前半梦半醒的时候 回忆的感觉特别叫人难受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