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条鱼

冲到第二页去了…… 懒惰的老夫.

其实是这样, 具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养鱼的, 其年代已不可考. 狮子座嘛, 被人一夸就得瑟的不得了, 每个人都过来夸我一遍说哎呀你养鱼可真厉害, 我也就真的认为我养鱼很厉害了. 于是养了一堆又一堆. 前阵子春寒爆发, 大鱼小鱼们都生了病, 身上长了白毛, 这个会传染, 没多久一堆鱼就死的差不多了.

其中有一条母鱼, 还是别人托付我养的, 也生了病, 于是我把它单独放在一个鱼缸里. 当时就已经快不行的样子, 头朝天游着, 一挣一挣的, 丢了几颗食进去, 闻也不闻一下. 摸摸水温, 冰凉冰凉的, 可是我也没办法, 暖气也没有太阳也没有, 只能这么放着. 第二天来看, 还是老样子, 一挣一挣的朝天游着. 那天是星期五了, 我想着等星期一再来它可能就已经死了吧, 但是也只能敲敲鱼缸, 把它搬到个阳光稍微充足点的地方.

没想到星期一一来的时候, 发现那条鱼居然正过来了, 虽然不怎么动弹, 但是已经愿意吃东西了, 高兴的我, 摸了摸大鱼缸的水温, 比小鱼缸暖和些, 于是又给它搬回去. 那鱼很高兴的样子, 摆一摆尾巴就去调戏海螺了.

之后的几天, 气温还是一直很低, 虽然一直把鱼缸放窗台上晒着, 但是好像也没什么用. 直到有一天发现所有的鱼统统卧倒在砂子上. 别的鱼还好, 还是俯卧的姿势, 之前那条小母鱼已经变成侧卧了, 困苦, 于是又给它住单间, 时不时敲敲鱼缸不让它睡着. 撒点盐撒点土霉素, 再放点鱼食, 希望化在水里之后它多少能吃一点.

小臭鱼总是平平的躺在那, 生命活动降到最低的样子, 敲敲鱼缸它就配合的翻起来游一游, 之后再找个坐北朝南的好地方平躺下来睡觉, 我隔着鱼缸看着它, 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每天走的时候都觉得它估计活不过今天晚上了, 结果第二天再来, 它还是平淡的躺着跟我对视. 那种状态我有时候觉得, 它是不是没有生病, 是不是只是一条喜欢这样奇怪的躺着的小臭鱼? 过了很多天之后, 它的病情终于还是恶化了, 某天早晨我过来, 看到它尾巴上长了好大一坨白毛, 我试图给它揪下来, 可是一碰它就很用力的挣扎走. 结果最后还是给它揪了下来, 倒是精神了很一会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疼的关系. 不过本来好好的一条孔雀, 硬是给变成了孔雀身子虎皮尾巴的小怪物. 本来想不管怎么样, 好了就好, 但是下午的时候鱼嘴角上也出现好大一坨白毛, 困苦, 总不能连嘴都给它揪掉? 只好让它这么长着, 所幸第二天再来, 又给好了, 不知道是土霉素起效果了还是因为天气稍微暖和了点.

就这样子一天一天, 这条小孔雀歪歪斜斜的坚持了半个多月, 拖着它半月形的尾巴, 偶尔起来舒展舒展筋骨. 别的小鱼生白毛病, 两三天就挂了, 更何况还长了半个尾巴那么大的一坨毛, 真是让我不由得不佩服它. 虽然知道它迟早会坚持不住, 可是每天来敲敲, 看着它挣扎着游起来再疲倦的躺下, 心里还是很难过的有点安慰. 比它后生病的小鱼都被我埋到花盆里了, 可是它还是平平的躺在鱼缸最底下, 微弱的忽闪着腮.

直到有一天, 阳光淡淡的照在鱼缸上, 一片水波粼粼之下, 小鱼僵硬的拱起来, 于是我知道, 它毕竟还是累了. 从它之后, 我心灰意冷, 对别的生命负责这种事, 还是太沉重了啊…. 对不起和,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