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老道有一句话说的很好, 老H现在跟我们的时差不是两个小时, 是十个月.

我一直很想写一下这件事, 但是太复杂了, 多少有点儿超出我的可控范围. 今天是六月二十九号, 街上又重新出现了兰州军车武警和巡逻队, 遥远的每个人都宁愿忘掉的回忆又浮现出来, 凝重的假装着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

那天的局势惨不忍睹, 不管是从什么渠道听到的描述, 都要比乃们听到的再惨一千倍. 当时还有广播, 还允许打热线进去汇报情况. 一群手无寸铁毫无准备的市民中间, 最惨烈的事情都会发生. 当中暴徒还试图冲击医院, 医生和保安拼命阻止, 但是对没有冲进医院的市民, 他们无能为力. 医院监控录像拍下来的内容, 我只看了十几秒, 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我只能说, 根本是一群没有进化好的畜生.

我有两个朋友亲身经历. 其中一个当时在重灾区的一个电影院看电影, 收到短信, 立刻开车回家. 当时情形已经很严重了, 一路开车一路都是暴徒在打人砸车, 他们很幸运的没有被拦住, 一路开回家, 之后给我们几个朋友打电话, 万恶的中国移动封锁了线路, 只给一个人打通了, 据说声音整个抖的不成样子.

另一枚当时在逛街, 看到有人被放翻在地一群人围上去打, 他立刻跑进街边的一个眼镜店, 然后让店员关门. 店员说没有关系吧把玻璃门关上就行了, 此人箭步上前, 一把拉下防盗门, 刚拉下来就听到什么玩意儿砍在门上的巨大的声响.

单位里有一枚女同志不幸遭灾, 当时她和她儿子在散步, 她为了保护孩子, 身受重伤, 所幸性命无忧. 那些畜生们用火烧她的头发.

198? 你们这辈子都不敢说到底死了多少市民.

军队控制局面意外的缓慢. 7号那天, 缺乏安全感的市民爆发了, 上街胖揍了维族同学一顿, 我承认这是不对的, 但是在那种状态下, 政府连个屁都不放, 你让这些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亲朋并且生活在巨大恐惧中的人怎么办呢, 必须得爆发的. 当时维族同学哈族同学, 长的像维族的同学, 长的像哈族的同学, 没有人敢出门, 当天死掉的依旧没有列入阵亡名单.

奇怪的是8号依旧没有人管, 当时特警什么的已经打包空运过来了, 但是好像就是在执勤, 大家依旧拎着棍子和各种管制刀具在街上散步, 街上民用车辆很少, 基本是来来回回的军绿大卡车, 上面满载全副武装的武警. 汉族市民们多少有点儿自得的牵着狗和老公出来散步, 商店关门, 饭馆关门, 夕阳西下, 每次堵的跟停车场似的北京路空空荡荡.

9号的时候, 终于有特警出来没收武器, 也就是说, 他们终于开始保卫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了. 从那以后, 各种制服, SWAT, 武装直升机, 兰A到兰M, 移动电台, 路障, 防弹衣, 头盔和盾牌, 我们的行政级别突然都提升到了小区门口会有特警站岗的地步.

那个时候是乌鲁木齐最热的季节, 看到那些武警特警全副武装每天不间断的巡逻,  我们都觉得太辛苦, 不过心里好安生….

我日他大爷的政府在7号凌晨果断的网络管制了. 从99年到09年, 我还没有哪段时间超过一星期不上网的. 在那种事态下, 断一两个月缓冲下民族情绪, 我可以理解, 但是十个月?! 我真的不明白是怎么想的, 越不开越不敢开么. 如果不是万众期盼的老王滚蛋, 可能外域会成为天朝局域网内的局域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