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标题

俺写这篇日志,想了很久起个什么名字好。

是这样,这是一篇关于我一个朋友最近的经历。我跟他认识是在疆内断网的那段日子,数数到现在快两年了。当年他在网上用的名字是长老,别的朋友叫他寺院,后来熟了都叫他御姐,恩……我第一次被他叫出去喝酒是因为他感情不顺,据说我去的时候已经是他当天喝的第三场,于是在我去没多久之后他就华丽的吐到人事不醒,之后旁白介绍说他的妞喜欢上了一个有妇之夫,那夫不肯离婚,但是还继续勾搭该妞,妞儿回来跟御姐哭诉,反正就是之类的狗血剧情。我基本不爱打听这种事,反正他心情不爽叫我出去我一般都奉陪到他吐,于是结下了深厚的酒后吐友谊。

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去年御姐调到阿克苏,据说有了新女友,今年冬天回来叫俺吃了饭,期间透露他俩发展的不错,年内打算结婚,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只是听说那女孩身体不太好,御姐到处找中医帮她调理,后来看到他qzone的日志,貌似调理的不错。某天御姐跳出来在QQ上说,喂我八月六号结婚,一定来啊。俺记得俺当时很悲催的说,没钱,不去。御姐鄙视的说,没钱条毛,我又不要你的礼金。接着俺无耻的遁了。

上个月某天开qzone,突然看到御姐签名说求AB型血的人给他媳妇输血,我本身是B型血,而且那是很久之前的签名,看了一眼没当回事就关了……过了几天和朋友看电影,聊起这个事,朋友说他女友住院了,血库AB型血的库存不足,问我周围有没有AB型血的人,帮他找找。我想了半天,周围关系不错的好像O型和A型比较多,还开玩笑不如我找个A型的,抽一点跟我的霍霍,就是AB型。

这之后过了两天,看到一个朋友在微博里转发御姐的帖子,进去看了下,才知道原来他已经在5.20号和他女友登记结婚了,28号去拍了婚纱照,拍完之后他媳妇有点累,第二天突然出血不止,那女孩的病是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紫癜,送到医院之后也没办法止住,只能持续输血小板。到我知道的那一天为止,她已经连续出血半个月了……赶紧问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他说做了手术,不过还在ICU。问他还用不用输血,他说暂时不用。

第二天中午,就是上个星期五,吃饱喝足之后在办公室和同事瞎侃,接到御姐短信,那女孩因为手术后颅内出血无法控制,前一天晚上十一点去世了……当时我拿着手机把那条短信反复看了三遍,眼睛里只能看到天堂两个字,怎么可能呢,怎么会这样?他们俩领证一个月都不到,拍的婚纱照还没取出来,那女孩就这么走了?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事,这是要多狗血才能想出来这样的剧情啊混蛋!我难以想象御姐那边会是怎样的情况,想了半天回了条,让他自己多注意,不要太难过了,就逃避似的关了短信。

后来一直不敢直接问他的情况,问了其他几个朋友,说最近也没见他。虽然很惦念,但是还是没勇气打电话。昨天在上班,朋友来电话说他们在附近吃串串,要不要过去一起,然后说你来看看御姐吧,他明天就去丽江了。立刻跑过去,御姐穿了黑色的衬衣,面色如常,谈笑如常,聊起某事,说,我在想要不要满足我老婆的这个遗愿。很难描述我的心情,他为毛不哭呢,为毛不低落呢,为毛不像个正常的失去新婚妻子的男人那样,为毛还要反过来安慰我们呢…… 我们陪着他啤酒喝到饱,陪他去唱K,看他点各种情歌,看到我咬着牙不让眼睛里泛泪花。

今天御姐飞西安了,他说他不想呆在新疆,想出去走走,想去没有人的地方。我们说那你可一定要回来啊…… 他说会的会的,大概一两个月吧,恩,三四个月吧,恩,最多半年。好吧好吧,余捷,长老,寺院桑,祝你一路平安,祝你……还有天堂里的那个女孩,虽然我一直都没见过你,祝你来生不会再遭受病痛的折磨。祝有情人白头偕老……

没有标题》有2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