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纸

昨天是爷爷的头七,也是他92岁的生日。半夜出去烧纸,想找个人少点的地方,但是好像烧纸又必须在路边,晃荡了半个小时,哪哪都是人,冻透了才反应过来这两个要求根本是相悖的,于是路边上找了个顺眼的地方烧之。

从来没单独干过这事,之前很紧张,纸点着之后脑子里全是爷爷,快烧完了才想起来好像按规矩还要叫他。之前买了个蛋糕,自己吃了一点,想连盒子带餐具都烧给他,但是连着点了三根火柴都没烧着,顿时笑了,好像能看到爷爷说不要浪费让我自己拿回去吃。哎真是,你老人家不要我也不能拿回去了的好吧。

前几天痛苦的这辈子都高兴不起来了,今天好像缓过来一些。

另外我还想说,那蛋糕太腻了,便宜货始终还是……要是爷爷能收到的话,希望他不要吃太多……

烧纸》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