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逝去的同事们

每到过年,单位都会组织联欢会,叫同事们表演个小节目,大家吃吃小零食,抽抽奖什么的,图个热闹。节目都是丰俭由人,哪个室人材多就会表演个复杂点的,或者单纯靠人数碾压。每年这时候总会想起以前的一个司机同事,个子不高,总是笑眯眯的,他经常和他们室里的人或者其他室的河南老乡给我们演一个叫三句半的类似小品的节目,很好笑,他总是表演压轴的那句,因为外表欠佳,所以极有喜感。

从最初说起来,我刚到这单位的时候就记住了这位同事,因为他真的不好看,很矮,但是夫人是同单位的,而且很漂亮,那时候觉得这朋友挺厉害啊,不帅收入也不高,还能泡到这么漂亮的老婆。后来发现他性格很好,啥时候都笑嘻嘻的,没什么烦恼的样子,相处起来很轻松,大概他媳妇也是喜欢他这一点吧。因为他是我们的司机,单位有辆车的车牌是他选的,4948,我们笑了他好久,他说选的时候看到有个8觉得还蛮好,没发现整体这么憨批。这车牌现在还在用,每次看到都会想起他一口河南话的念这四个数字,然后大笑的样子。

他夫人不是正式职工,是下属公司聘用的,有点胖胖的但是真的很标致。也很好说话,什么时候都是一张笑脸。变故发生在他有一年突发脑溢血,抢救是抢救过来了,不过损伤很重,我这同事记不住人了。具体表现是他知道认识我们,不过想不起名字,也想不起回忆,但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很快办了病退,就很少来单位了,虽然他住的很近,主要是怕路上走丢,那时候他还很年轻,可能不到五十。但是没多久他媳妇的公司也要解散了,因为不允许我们这种属性的单位办下属公司,只能全部收回。他媳妇似乎因为是跟公司签的合同,没有跟我们院签,所以也办了辞退之类的,也很少来了。可是要给他治病,病退工资很低,媳妇后来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工作,估计是过的很难,但是路上见到他,他还是大声的跟我们打招呼,笑嘻嘻的。

后来就很少见了,他一直血压高,脑溢血后遗症之类的慢慢侵蚀他的身体,他不能自己走路了。再后来他媳妇卖了单位附近的房子,让他住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的小房子里。似乎听其他同事说在路上见到他,他拉着同事抱怨媳妇坑了他的房子之类的。再后来,一楼通知栏贴了讣告,他去世了。我没有去参加他的追悼会,似乎不去就可以假装他就还在某个角落生活着,在路上不经意就能看到他笑嘻嘻的脸,大声的招呼着,努力的想着你的名字。

一直到去年单位最终办理完注销公司的手续,我才知道他媳妇被抓了。

纪念逝去的同事们》有1个想法

  1. Loki

    每到这些时候我就想起三体3一句话

    >> 生存本来就是一种幸运,过去的地球上是如此,现在这个冷酷的宇宙中也到处如此。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类有了一种幻觉,认为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

    一辈子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活着真的很艰难

    回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