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逝去的同事们(二)

其实没想分开写的,但是上一篇不知道该怎么结尾,就放着了 = -=

这篇要写的同事工作业务没有交集并且有一定年龄差距,交往也不算很深(不知道他本人知道我这么说会不会生气)。

最初我记住他的是有一次同事婚礼,他坐我旁边,语重心长的说:现在他年纪大了,看不了这种婚丧嫁娶的场面,会很想流泪,并且劝我早点结婚(一直到现在都没结,我那同事都二婚了= -=)。那时候我还年轻,并不在意老同事的意见,但是也知道他是为我好。平时虽然没什么来往,看到也会打个招呼这样,知道他是个好人。

这位同事没有小孩,和夫人感情巨好,据说家庭条件不错但为人很简朴,通勤坐公交,午餐都是食堂,虽然每天都是一边吃一边吐槽。他是山东人,人生经历非常之丰富,年轻的时候还在国外跑过业务,在中亚某国经历了政治动荡,后来懒得折腾了才回院里做一个勤勤恳恳的普通职工。普通话带着山东口音,我们称之为鲁普,啊现在回忆起来还都是欢乐的场面。

大概是因为没有小孩,他跟我们感觉并没有什么代沟(除了口音),是一个非常乐天的人,每次见到他都笑嘻嘻的打招呼。熟悉起来还是因为结亲,好几次跟他一组,才知道他这么体贴,每天都惦记着大家的三餐,早晨起来打扫房间,担心别的组有没有饭吃,并不在意自己晚上几乎睡不着这件事。虽然他什么时候都笑嘻嘻的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一直喜欢跟人开玩笑,但其实是个非常清醒的人,对人对事都有自己的立场,简单来说就是外柔内刚。很难得的是他经常会劝诫我们这些年轻人一些事情,并不是强行要求别人怎样怎么样,只是单纯的劝告。劝诫别人毕竟是个费力不讨好的事,说半天别人也不一定领情,他是真的希望我们都好。

我跟他之间有一点小小的误会,现在时不时还会想起来。有一次在火车上几个妹子聊护肤品的事,他在旁边玩手机。不知道说起什么他突然说你们抹这些有什么用,不还是一天天老了吗。我没有参与聊天,就在旁边听着,看他突然这么尖刻,妹子有点不知道如何应对,就插了一句说跟同年龄的人比年轻就可以了!他之后再没有说话,我们也换了个话题。但是在这之后他就不太理睬我了,每次见面还是互相打个招呼,但是这位同志很明显的非常冷淡。讲真我是有点无法理解,但是我这人有个习惯就是基本上不会去问别人,比如问他你到底怎么了之类的。愿意告诉我就会告诉我,不愿意说就算了,所以我虽然不是很懂但是从来没问过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下一次结亲,同事们在火车上喝酒,他拿了一杯跟我说对我有点误解,现在知道是误会了,让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虽然我满心懵逼,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大家又恢复了往日嘻嘻哈哈的关系。其实我是有点后悔,当初应该问问到底怎么回事,现在他不在了,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有一天我们去同事的新房子参观,他给我们看他胳膊上莫名其妙隆起的一个肉坨,很像大力水手那种浮夸的二头肌,只是位置不太对,也不疼,摸起来也是软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们嘲笑了他半天,他只能无奈的揉着这个肉坨说着啊大概是筋什么的,可能是打乒乓球的时候太用力了。然后感慨了一下同事的豪宅,吐槽她的装修风格比自己家年纪还大什么的。没想到这就是我对他最后的记忆。

2019年中秋还在放假,同事发了条短信给我说老李不在了,一时间没有看懂,恍惚了一阵子才反应过来这个不在了大概就是我想的那个不在了。原因是心梗,早晨起来就不舒服,因为他平时身体都很好,夫人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原因,叫救护车也晚了,没有抢救过来,非常令人惋惜。因为太突然了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是他还在,一直到追悼会上看到他遗像的那一刻哭成狗。后来很多同事都有梦到他,但是我从来都没有,他喵的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到底误会我什么啊!我当时都没有说话好吗!

纪念逝去的同事们(二)》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